热门

<p>本周是第三届拉丁美洲保护周,全国各地的拉美裔人都有机会展示他们对享受和保护公共土地的热情</p><p>很少有地方比加利福尼亚更明显</p><p>保护精神贯穿于我们国家的历史</p><p>正是在加利福尼亚,约翰缪尔创立了塞拉俱乐部并领导了一个运动,建立了我们的第一个国家公园,包括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和红杉国家公园</p><p>这种精神继续存在于加州本土安塞尔亚当斯的艺术作品中,使普通人更容易接触大自然,激励新一代的环保主义者</p><p>由于他的照片,像国王峡谷国家公园这样的地方现在受到每个人的保护</p><p>这种精神今天仍然存在</p><p>自从国会通过1994年“沙漠保护法”(创建死亡谷和约书亚树国家公园以及莫哈韦国家保护区)以来,我们一直试图通过保留更多的加利福尼亚沙漠来巩固这一遗产</p><p>今年早些时候,奥巴马总统在沙漠中创建了三个新的国家纪念碑:莫哈韦小径国家纪念碑,沙冰国家纪念碑和城堡山国家纪念碑</p><p>没有压倒性的公众支持,这些纪念碑的名称将永远不会实现</p><p>拉丁裔保护组织在建立这种支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p><p>去年十月,我与美国内政和农业部就白水峡谷国家纪念碑的拟议名称举行了一次公开会议</p><p>令人鼓舞的是,墨西哥联邦委员会,西班牙裔基金会和Por La Creacion信仰联盟的领导人已准备好支持</p><p>此外,来自南太平洋教区会议的100多名拉丁裔信仰领袖签署了致奥巴马总统的信,敦促他采取行动保护加州沙漠</p><p>这些团体的成员也一直在努力教育拉丁裔社区,以保护加州沙漠的价值</p><p>他们组织徒步旅行,露营旅行和其他活动,以便更多的人可以体验沙漠的崎岖之美</p><p>对于许多人来说,第一次接触加州沙漠足以刺激一生的户外管理</p><p>这是旧金山一位城市女孩的情况</p><p>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约书亚树的影子,因为它们落在景观中,春天的野花绽放,夜空照亮了一系列明亮的星星</p><p>我记得第一次看到大山羊在山上玩耍的感觉,或者是一只80岁的乌龟沿着沙漠地板爬行的感觉</p><p>在那些早期旅行中,我意识到加利福尼亚沙漠是我们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 这是对美国西部曾经的一次致敬</p><p>我为维持原有状态所做的努力感到自豪,以便后代能够分享同样的经历</p><p>但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p><p>国家纪念碑的命名是保护加州沙漠更多公共空间的重要一步</p><p>但是,我们必须继续寻找新的机会来保护更多的加州沙漠并扩大对其他公共土地的保护</p><p>拉丁裔社区将在未来的努力中发挥重要作用</p><p>作为拉丁美洲保护周和其他活动,将鼓励更多的加利福尼亚西班牙裔美国人体验户外活动,并将受到启发,